《上海堡壘》慘撲,"熱門IP+流量明星"模式失靈?

時間:2019.08.16 來源:1905電影網 作者:但丁的方舟

 

1905電影網專稿  正常情況下,“口碑票房雙撲的公認爛片”和“具有劃時代意義的重要電影”這兩種修飾絕不會用在同一部作品上,《上海堡壘》卻是個例外。


當然,后一種評價更多只是網友們的情緒宣泄與夸張調侃。但這部鹿晗舒淇主演的“科幻愛情片”上映后,的確引發了一輪奇異的現象——明明豆瓣已跌至3.2分,票房走勢是夸張的墜物線,卻因官博失態、導演編劇齊道歉,討論熱度一度超越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。其中一條廣為傳播的說法即是:“它為流量鮮肉關上了中國電影的大門,這可比打開中國科幻大門重要多了。”


《上海堡壘》票房走勢


說到底,觀眾苦“流量電影”久矣,苦“熱門IP+流量明星=票房”的圈錢公式久矣。


這條“爆款”公式風靡國內影視行業多年,一度讓影迷們產生確實無可奈何的時代錯覺。不止受眾,就連從業人員也有太多在“大數據”的精明算計下,將這條公式奉為至理。流量經濟最火的時候,阿里影業副總裁徐遠翔曾提出一套“屌絲購票心理學”,打算不再請專業編劇、先用“同人寫作大逃殺”的方式孵化IP,而掌握電影市場的決定性因素就是:“首先有一個IP,然后是強大的明星陣容。哪怕故事很爛,我至少看張臉也可以。”


前些年盡是此類資本搭臺、流量為王、質量湊份的戲碼,觀眾不傻,被“騙”久了憤怒在積壓,他們持續用手里的人民幣投票,對看似冷靜理性的資本進行著反噬。盡管“流量電影”的下行頹勢早有端倪,但《上海堡壘》在聲勢浩大的嘲諷聲中,的確成為了一次爆發性拐點,它的“見光死”,似乎扯下了流量電影光鮮顏面上的最后一條遮羞布。


所以在此之后,“流量明星+大IP”的制作模式就徹底不靈了?眼見IP和流量壘起的高樓搖搖欲塌,《上海堡壘》為它壓上了最后一根稻草?


市場遇冷,流量電影泡沫終破


這棟“樓”的地基,是六年前打下的。


2013年,郭敬明把自己的最大IP《小時代》搬上銀幕,找來當年的“流量女王”楊冪做主演,集結陳學冬鳳小岳等鮮肉陣容,在同個暑期檔連映兩部,一時風頭逼人。《小時代1》和《小時代2》的豆瓣評分分別只有4.7和4.9,如此低的口碑卻一共卷走近8億票房。


那個時候的中國電影市場正處于疾速擴張期,剛開始享受巨額人口紅利。在2012年《泰囧》票房突破10億以前,國產電影最高紀錄才6.5億,《小時代》的成績可謂非常驚人。


隨后兩年續集如期上映,《小時代》四部曲總計拿下了17.86億票房,評分清一色穩定在5分以下。


 

資本似乎發現了一座富礦。原本創作變現是最具不確定性的,但商業運作必然會尋求某種可控規律,把投資風險降到最低。2015被稱作“IP元年”,互聯網巨頭紛紛進軍影視行業,以高價購買小說版權,在“大數據”和“流量”的導向下進行翻拍改編,15-17年也就是“IP+流量”這套模式最火熱的時期。


鹿晗主演的《盜墓筆記》收獲了10億票房,吳亦凡林更新主演的《西游·伏妖篇》在春節檔斬獲16.52億,就連《老炮兒》《長城》也得塞入他們以期獲得更好的收益,“流量明星自帶票房”的神話立起來了。影視公司趨之若鶩,用相同模式炮制出來的影視作品充斥著大銀幕和小熒屏,看上去還真有不少人愿意買賬。


鹿晗的《盜墓筆記》曾拿下2016年暑期檔票房冠軍


風向是從什么時候開始變的呢?有觀點認為早在《爵跡》就有所預示,它在陣容更加豪華的情況下竟然賠錢了,郭敬明情緒失控甩出那句“是不是只有我死了,你們才不會罵《爵跡》”。但《爵跡》是一部純CG電影,首先在技術上就翻了車,演員們被轉制成3D模型后表情、動作僵硬,反而掩蓋了演技如何。技術不成熟先吸引了大部分吐槽火力,光是“恐怖谷效應”就勸退了一大群人,對“流量電影”的傷害效果還不夠顯著。


到2017年暑期檔,吳京《戰狼2》正面PK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,才算在越吹越大的泡沫徹底爆開前,結結實實地捅了它一次。


網文改編的熱門大IP,劉亦菲楊洋的明星陣容,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完美復現了阿里影業的策略。可首日賺得1.6億后,差得過分的口碑讓它的票房斷崖下跌,最終以5.3億收場。在相同的檔期,這僅僅是《戰狼2》的十分之一。


《戰狼2》無疑給國內電影市場打了一針雞血,更重要的是近年“爆款”電影的類型逐漸多元化。2018年春節檔票房冠軍是戰爭題材的《紅海行動》,暑期檔冠軍是現實題材的《我不是藥神》,2019年科幻題材的《流浪地球》和動畫電影《哪吒》各自登頂,觀眾選擇變多,口碑與票房的正相關關系愈發密切,不重視內容的流量電影基本就不剩活路了。


網絡小說作家“跳舞”曾在社區爆料


《上海堡壘》拍攝于2017年,正是瘋狂堆砌“IP+流量”的末班車。原著作者、影片編劇江南還被網友扒出當年言論,他曾因為有鹿晗出演男一號而沾沾自喜,誰料想等到兩年后上映時《上海堡壘》已經顯得如此不合時宜。這部號稱歷時6年,投資3.6億的電影至少需要10億票房才能回本,然而本片上映一周才1億,預測票房1.2億,如果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《歐洲攻略》《擺渡人》的教訓都不夠的話,《上海堡壘》遭遇前所未有的崩盤算是把這套模式的喪鐘敲得震耳欲聾了。


北大教授戴錦華曾在活動上表示,“都去拍IP是危險的,你以為你撿到寶,結果可能付出更大的代價。”影評人李星文則在《今日影評》中分析稱,“流量明星+大IP”等于票房號召力,是對電影的誤解,“互聯網資本不了解傳統狠抓劇本、精工細作的電影產業,只懂得分析數據,其失敗的根源在于互聯網運作模式與電影生產過程并不一致。”


流量電影時代已過,流量經濟呢?


目前的電影市場也許還得消化幾部兩年前拍攝的電影。下個月即將上映的《誅仙》還是同樣的套路,也立項于2017年。當一套模式被證明無效,還會有新的替代,近年精明的投資方或許已經把目光更多投向戰爭題材、現實題材和動畫電影了。不過互聯網行業本身也早就喊出“內容為王”,各路資本肯定也清醒地意識到,現在“流量+IP”對拉動電影票房的作用微乎其微,影視行業的創作、創收終究會回歸理性。


那些優質原創劇本、會耐心打磨作品的團隊在立項之初就能有資金支持,當然比等察覺苗頭不對,再去捆綁《流浪地球》營銷強得多了。


“接棒中國科幻”也已成笑柄


不過,流量電影越來越少,流量明星們的日子也會隨之難過嗎?當下整套流量經濟體系是不是也受到了足夠的沖擊呢。


答案是否定的。幾部流量電影的“跳水”遠不足以讓流量時代落幕,但流量明星們的身上同樣覆滿了泡沫,大眾逐漸看透和反感那套娛樂工業的商業模式了,“流量時代”會退成由一個又一個“飯圈”構成的孤島生態,別說國民級偶像,連“出圈”都會越來越難。


《上海堡壘》上映間,有一條被網友津津樂道的悖論:鹿晗6000萬粉絲,哪怕十分之一的人去買票,票房也不至于低到才1億出頭。


巧合的是,就在一個月前,一場微博刷榜大戰也挑明了所謂的數據熱度有多少水分。周杰倫的“夕陽紅粉絲團被迫營業”后,不少原本根本不關注的人驚訝地發現,現在追星竟然辛苦如“996”,為了沖榜得像打卡上班一樣被壓榨時間。


其實就和在電影制作上輕視內容打磨、投機取巧地選擇“IP+流量”速成一樣,兩代“粉絲”的代差背后,也是因為商業運作采用了類似的簡化手段。


 

過去的鏈條是從作品到人,藝人得先積累作品,作品受眾廣了才能拿到更多資源,有更大商業價值。但實際上靠成名之后的人氣賺錢,比賣作品賺的錢多得多、快得多。周杰倫接點代言上個綜藝的報酬必然高過辛苦做一張專輯的收入。但內容創作又不可控,受眾的口味總在變化。那放棄唱功、演技、專業造詣的漫長培養,砍掉“作品”這一環,直接賣“人設”呢?一系列流量明星就誕生了。


會讓大眾逐漸反感,飯圈逐漸孤島化的原因也正在于——賣作品的話,不喜歡某明星的這部作品,可能會喜歡他別的作品,各明星的粉絲群體之間也不會互相排斥;賣人設的話,一旦無感,就會直接對明星本人產生厭惡。再加上沒有作品作為中間地帶,明星就必須直接和粉絲綁定,時間、經濟的大量投入讓各個飯圈之間基本處于敵視狀態,已經被榨取了很多精力脫粉也不容易,向周圍瘋狂安利更是讓路人避之不及。


商業電影正是面向大眾的娛樂產品,當流量電影的產品主體是“流量”而不是“電影”時,事實證明末路不遠。而當靠商業運作生造出來的流量明星們敗光路人緣時,哪怕鮮肉小花層出不窮,等在盡頭的也只有屬于小圈子的狂歡了。




文/但丁的方舟

孙悟空投注
电竞比分直播中的五星代表什么 安徽十一选五 最新手机版捕鱼棋牌 腾讯分分彩开奖网网址 温州茶苑麻将手机版下载 福建11选5查询 河北排列7 北京快中彩开奖公告 网赚兼职平台 上海哈灵百搭麻将群 美国股市行情 正邦科技股票最新消 微乐吉林长春麻将历史版本 广西11选5最新开奖 贵州11选5* 历届西甲冠军